作者介绍

Profile

陶彩画家 草場 一壽

寄情于陶彩画

作为艺术家,草场一寿始终坚持以“生命”为主题,借助陶彩画表现“为生命喝彩”的理念。

选择成为一名表现者、艺术家之后,为了积累经验,提供表现的素材,他独自外出游历,以亚洲为中心,走遍了全世界。在旅程的第一站印度,他感受到生命的蓬勃,突然对生命有了更深刻的理解,不再认为它是理所当然的存在。他当时仿佛被闪电击中一般,纯粹的喜悦使全身都兴奋起来,每一处景象都让他觉得新鲜、伟大,感动得几乎要流下泪来。他意识到,原来艺术家歌颂的就是这一瞬间的感觉,原来这种感觉就是创作的原点。当他看到美丽的事物和肮脏的事物,这两个极端在混沌之中并存的样子,便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内心深处。他由此领悟到,只要改变自己的视角和看法,一切事物的意义都会彻底发生变化。

“为生命喝彩”主题里的“生命”,指的并不是活着的人类或其他生物,它是山上的溪水汇成河川,流入大海,化作雨滴,又降落到山上;它是受到雨水润泽的大地,五谷丰登,广施恩惠;它是食用这些恩惠的动物,这些动物又被别的动物吃掉,孕育出新生命。父母将生命托付给儿女,儿女又托付给子孙后代。天上地下,所有事物都联系在一起,循环往复地存在着,这样的世界本身就是一个生命。而我们每个人只要改变自己的认知和视角,就可以变成这个生命的一部分,乃至于全部。草场创造出了兼具光泽和鲜度的陶彩画技术,用来表现对生命的爱怜,表现生命无与伦比的光辉,那难以言喻的缤纷色彩,还有身为其中一份子的自我。他一贯坚持的主题就是“生命”,陶彩画就是他用来表现“为生命喝彩”的手段。

陶彩画的一系列制作过程都充满了与自然的交流,比如瓷泥是取自大地母亲的身体里;釉药与矿物进行对话,尔后借助火的力量而闪耀;作者舍弃自我的执着,把一切“托付于火”,等等。创作陶彩画是一项挑战,挑战如何才能与自然融为一体,它的制作过程,本身就可以说是生命的表现。

执着于渺小的自我意识,只会让自己活得越来越不如意,但只要舍弃对自我的执着,坦然面对生命,就能变得更加自由,这是生命的教诲。草场用“托付”一词来表现这个道理,瓷坯入窑就是“托付于火”的实际过程。哪怕在作品上倾注了再多心血,一旦入窑,就不再为自己所掌控,即使担心、着急也没用。这样创造出来的作品,既有不尽如人意的,也有远远超出作者思维和想象的精彩作品。要想创作出比想象中更美的东西,只有先放下个人的执念才能做到。入窑就象征着放下自我的拘泥和执着,让一切顺其自然,与此同时,作品也会缓缓地融入到“生命”当中。

例如,我之所以选择以神话和菩萨为主题,并非想要描绘神本身。我想要表现的是,当那个维持生命循环的巨大意志(有人称之为大自然或神灵)出现在人类面前时,人们心中产生的敬畏感和安心感;而我之所以画龙和凤凰,是希望把我向往的强大和美丽传递给大家,激发他们自由生存的欲望;另外,通过创作花、富士山、自然系列作品,不仅可以让观众欣赏自然的美,更能让他们体会到,这样的美也存在于自己身上。如果大人们被困在疑神疑鬼的牢笼中,畏畏缩缩地望着外面的世界叹息,孩子们看见他们这个样子,肯定也会失去未来的希望吧。所以我们每个人必须以身作则,告诉下一代接班人,我们希望他们怎样做。人生不是要忍受痛苦和悲伤,单纯地虚度生命,而是要哪怕身处困难之中,也能够敞开心扉,为生命感到喜悦,能够追求真正的幸福——这就是《为生命喝彩》这件陶彩画作品中蕴含的期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