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.06.15

承蒙厚爱 陶彩画迎来了33周年。

category:其他

谢辞

33年前,绝大部分陶艺家对我的陶彩画构想不屑一顾,觉得我是在异想天开,不可能成功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只有一位陶艺师傅认为我的想法很有意思,值得一试,我才得以尝试创作我的作品。
不过,当时的我根本没想到,陶彩画的确立竟然耗费了二十多年。

期间,我经历过无数次挫折,遍体鳞伤,奄奄一息,才终于有了今天。曾经,我有七年时间是在沿街卖画,那时候,我不断地对自己说:“我可以的,我可以的。”这份经历至今记忆犹新。

我能走到今天,真的多亏了大家(包括所有员工)对我的支持。如果没有你们的鼓励,陶彩画就不可能诞生。我对此深表感谢。

当然,和过去比起来,我们的研究更加深入,技术和技法也大大地提高了。不论是色彩,还是材料,我们的选择都更加丰富。按理说,这样一来,“自由度”应该有所增加才对,可是,我却反而感到了不自由。这就好像世界上的物产种类越来越多,反倒使丰富感淡化了。什么是自由……陶彩画的出现把这个问题摆到了我面前。

我要思考的不是如何作画,而是怀着怎样的思想去画。这个问题,我时刻铭记在心。

哪怕每个人身上的性格和成长环境、经历各不相同,但只要不断地探索我们的内心,一定能够发现相通的东西。在我们的内心深处,一定存在着“核心”的爱,还有理解。可能,这就是我们的灵魂吧。
我希望不断地创造出触及那个“核心”的作品,唤醒人们的灵魂。

遥想未来的50周年纪念作品,我心中无限感激。